西班牙電影《不寒而慄》
  驚悚恐怖類電影中,往往不乏對人性探討的優秀之作,卻因為外衣鄙陋粗俗不能為大多人所接受,因而很多情況下難登大雅之堂,不被一些自命高端的影評人納入法眼。這類電影卻常在一些追求刺激的年輕人中被奉為經典,為之津津樂道。偏偏這種電影其中引人深思的亮點太容易因為緊張刺激扣人心弦的情節被忽略,觀眾的註意力已經被捆綁高雄酒店經紀在男女豬的遭遇上難以移動,或許這就是此類影片不被影評人看好的緣故。
  若是好奇心重過恐怖體驗的觀眾,比如在下,在關註片中豬腳命運的時候,更喜歡同時思考影片的前因後果,希望從情節中抓住故事描述的杯具中的原核,看到底是為什麼造成這件恐怖的事件,造成豬腳險象環生的經歷。好奇,不一定害死貓。因為貓躲在熒屏外,哈哈~~
  昨天搜索電影的時候,發現了這部《不寒而慄》,自從以前看到《死亡錄像》以後,開始關註西班牙的商業電影,特別是這種驚悚恐怖片,更是不願意放過,所以毫不猶豫立即播放。
  影片的開頭相對比較平淡,簡單說明瞭男孩桑迪因患皮膚疾病,難以享受陽光,並且因為常在夜晚外出而遭到學校同學的歧視和排擠,心理鴨梨山大啊!仔細梳理一下,總會找到這樣的熟悉或不熟悉的受到歧視的可憐人。桑迪的母親在醫生的勸導和兒子的強烈要求下,終於接受了搬家到一個日照時間很少的小村的建議,於是母子二人驅車來到這個藏在深山中,美麗迷人的山村。嘩,說起來,這一段的景緻真是美不勝收,從山路上看去,藍天白雲,溫曦陽光下,樹影搖曳,峰巒疊重,遠黛近綠,一座小小的村子便坐落在山腳上,紅瓦白牆,讓人簡直恨不得立即身臨其境。
  很快,導演就不讓觀眾沉浸在這美妙的山景中,開始營造詭異神秘的氣氛。這是自然的,驚悚片嘛,怎會讓你一直享台南二胎受動人的畫面。桑迪和母親住進村中小店老闆出租的農舍後平靜了兩天,在附近的森林中就出現了可怕的神秘生物襲擊村民的綿羊的事件。一位奇怪的老人在母子居住的農舍旁邊出現,對母親說了一些關於自己妻子哀傷的話語。這些都是為以後的故事埋下伏筆,做好鋪墊,影片後來的敘述才會有合理銜接和發展,這些情節讓觀眾有一定的印象以後,後來才會恍然大悟,啊,原來如此!當然,遇到熟諳影片表現技巧的觀眾來說,他們一定會說,哦,這里某個情節,某個人物,某個細節將會在後面發揮重要作用。所以現在的編劇和導演,真不容易啊~
  桑迪在學校上了幾天課以後,認識了一些新朋友。其中一個孩子在一天放學以後遇到神秘生物,在學校里跟大家講述的時候,卻被嘲笑是個撒謊的家夥,一個膽大的孩子立即邀約他和其他人一同去搜索這個怪物,無人敢應?哦,當然,桑迪身為男豬,有豬腳光環護身,不管遇到神馬情況也是要硬著頭皮上去的,盡管他表現的很膽怯或者猶豫。
  三個孩子帶了一枝獵槍就踏進了幽暗的森林。什麼意思?三個未成年人,最大的看起來也不過十六、七歲,一枝獵槍……哦,賣切糕的,從常人的角度來看,是多麼危險。如果這是原始森林,不知道有多少猛獸潛伏在裡面,獵槍又能發揮多大的作用呢?即使我們已經知道只是一隻,一隻神秘的生物,但我們還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有多麼大傷害能力的,對吧?人類對未知總是充滿恐懼,這一點,我是肯定的,但是人類對未知的勇敢的探索精神卻又是最寶貴的,不包括愚昧和莽撞。那個鼓動別人去探索的孩子其實不算愚昧,頂多是莽撞,因為這是他生長的地方,對森林是非常熟悉,在探險過程中,他還保護了男豬,讓後者免於踏入危險的陷阱而受傷。但不做好充分準備,自信過度變成自大的時候,往往也是危險醞釀的時刻。
  新聞里,已經有不少自認NB的角色,在沒有做好足夠補給、路線安排、通訊設備的準備,以及最重要的探險信息通知的時候,就走進茫然無知的森林、群山,結果在野外落難,還不知道多少天才被發覺,才被拯救,甚至就此踏上不歸路。這樣的事情已經不少了,別以為那些電影里的豬腳真就那麼厲害,連貝爺也不敢空著雙手就走進陌生的野外,除非他真的是想葬身在大自然的懷抱。首先他學過野外生存技能,其次有足夠的裝備滿足野外生存需要,再次GPS或者無線電這種玩意肯定是有的,再再次,行進路線是預設的,最後他的團隊知道他中山區手法排毒們經過多少天還未出現在預定位置或者聯絡時間里,救援團隊就會按照事先確定的路線,前去搜救,這就是所謂的應急預案。不然像我朝這些自大狂沖進森林里,最後不知要浪費多少人力物力才能把幾個狼狽加疲憊不堪的笨蛋從危險的野外撈出來,弄不好撈出來的只是幾具屍體勒。
  言歸正傳,三個孩子終於突遇神秘生物,驚慌之中,最小的孩子逃跑了,桑迪也是考慮到單獨的危險,去追他,而持槍的孩子卻因為手持人類最偉大的壯膽利器,堅決要面對這個未知。視角在這個時候只能跟著桑迪,最小的孩子已經跑不知哪去了,桑迪才發現回去的路也不知道在哪裡,幽暗的森林中只聽到槍聲和慘叫。恐慌中,桑迪一路狂奔,在遇到大人以後終於放鬆了緊綳的神經,昏厥過去。有人在這個時候會說,他完全可以清醒從容地逃跑。個人覺得在沒經歷過和沒訓練過的情況下,能做到這點的人,肯定是天才,毋庸置疑,都可以不算作人類了。
  桑迪醒來以後,發現持槍的孩子已經身亡,自己成為了嫌疑犯,母親和自己成為村人憎恨的對象,於是再次感受到了在城市居住的巨大壓力,在屋裡的時候他發現了一張小女孩的照片。調查結果證明自己不是凶手,這還不是這個案件的結束,村子里的氣氛緩和幾天以後,莫名消失的足球在桑迪回家的路上砸到他的頭上,因為恐懼想要跑的孩子被損失了綿羊的村民抓住,當然,他是不相信桑迪的話的。恩,不錯,到這里故事開始步入高潮。桑迪被脅迫去撿那個丟失的足球,以證明自己的話。在這個當口,村民完蛋了……杯具啊……桑迪再次捲入一宗謀殺案,短短幾天時間而已,誰受的鳥?但桑迪卻真實地看到了凶手,是一個人類,是一個面目猙獰的小女孩……
  故事的答案就要揭曉了麼?!
  不,當然不會,這是我們都知道的。沒人相信桑迪說的話。無奈中,他和自己的摯友聯系,尋求幫助。在這個時候,我們回想一下:他發現了一張遺落在櫃子下的舊照片,並且把照片放回了原本在櫃子上的相框中。啊,是的,這個小女孩一定就是那個可怕的殺人凶手!可是,她為什麼要躲在森林中?為什麼要殺人呢?故事前半段的謎題揭開答案了,但新的問題又來了,這還需要桑迪和朋友們一起去揭開。哈,這不是驚悚電影常用的手段麼?我們還要跟著豬腳繼續探索下去!
  通過推測和網路搜索,桑迪和朋友們發現這個女孩叫艾瑞卡曾是一個狼孩,在附近的修道院接受過治療。可這並不讓他們能感覺是真正想要的結果,於是想要潛伏進修道院的時候被發現了,女伴受傷,一位嬤嬤在照顧他們的時候,說出了女孩的真正情況。可只是說辭必然不被人相信,包括趕到村子想要接回家人的桑迪的父親,他甚至因為不相信兒子的話,打了他。
  桑迪和朋友們決定拍攝或者抓到艾瑞卡。天啊,高潮要來了~~啊~啊……這個=。=#想多了,你們。夜裡,孩子們做了一些簡單準備就進入了森林……又來……真不知道危險麼?孩子們。無意中,三個孩子發現了一輛跌落在山坡的汽車,裡面有一些艾瑞卡收藏的東西、食物,還有兩個墳墓,這是艾瑞卡父母的。發現孩子們進入森林的大人們,趕緊進入森林中搜尋他們。夜裡看不見的危險很多,野獸、懸崖、深坑、陷阱等等等等,如果倒霉可就慘了,比如桑迪,果然踩到了村裡人談過的陷阱,此時,狼孩艾瑞卡開始在附近行動,發出令人心悸的聲響。在恐慌中,摯友自告奮勇要回去找東西來解開陷阱。在他離開以後,艾瑞卡接近的聲響越來越大,女伴鼓足勇氣打開了陷阱,攙扶著桑迪逃開,但危險就在背後,桑迪做出了一個令人感動的決定,讓女伴獨自逃生,自己去引開艾瑞卡。人性的光輝總在危急的時候會迸發耀眼的光芒!
  另一邊,搜索孩子的小店老闆和桑迪的父親遭遇艾瑞卡,桑迪父親不幸身亡。摯友遇到小店老闆,提到了汽車、艾瑞卡一家,然後……然後他就被小店老闆痛揍,這一幕被桑迪看到並錄像……倉皇中桑迪逃出了森林,因為他已經大概知道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為了證明自己瞭解的事實,他說服了母親幫助自己到店主家去瞭解情況,那神秘的老頭便是店主的父親。桑迪在店主家發現了女孩曾經居住的地下室,這一切足以證明一個被隱藏許久的事實!真是緊張啊,到底是什麼樣的事實呢?!看到這的時候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答案了,不知道是不是也有人跟我一樣。
  桑迪逃出店主家,卻被店主誣陷為凶手,並且村民聽信了店主的話,一同追殺桑迪。對,店主是個壞人,做過很壞很壞的事。他們追至桑迪居住的農舍,店主支開其他人,在閣樓獨自面對桑迪,準備殺害桑迪,並把他的秘密永遠埋葬。噓,是的是的,請別激動,電影里的壞人肯定是不會得到好報的,艾瑞卡從潛藏的角落沖出來,殺死了這個做了壞事的店主。而店主的父親,也終於到警察局把整個藏在心裡很久的秘密說了出來。原來是店主當年想要猥褻艾瑞卡的母親,卻無意殺死了她,在被艾瑞卡和父親發現後,又殺死了艾瑞卡的父親,而艾瑞卡在店主母親的庇護下得以生存,終於有天受刺激太深的艾瑞卡恢復了獸性,殺死了店主母親,逃進了森林……
  呼,這就是一個狼孩的故事。是的,你沒看錯,我是說的“是一個狼孩的故事”。撥開故事的外殼,我們看到的不正是這個麼。一個罹患皮膚病的孩子被隔離在人群外,一個遺落在社會外的狼孩,他們有類似的孤獨,也有類似的經歷,一個孤獨的人,總會感受到無助,於是給自己加上堅硬的外殼保護弱小的自己。每個孤單的孩子,或許都可能成為一個危險的狼孩,可是,這種危險,是怎麼造成的呢?不必我再多說,答案在你的心裡。應該怎麼做,你知道的。
  這篇文章並不成熟,甚至有流水賬的趕腳,能看完的人已實屬不易,就請口下留情,不想評論,就請自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倪妮 的頭像
倪妮

倪妮的部落格

倪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